病友谬

ins: muuuseee || 平时经常在ins上随便发些日常吃喝玩乐 lofter不太能想起来发东西……以后说不定会变成一个生活博…………有空更新…好不好看………

槙岛圣护TV台词全集(完整版22话全)

Makishima:

槙岛圣护TV台词全集


#01犯罪系数


【受了伤还有这个身手 真有你的


你是狡噛慎也】


#02成しうる者谁都可以 【未出场】


#03饲育の作法饲育的方法 【未出场】


#04 你不为人知的面具


【杀死她了么】


【啊你一定能成为比菅原直子更完美的幽灵布吉】


【正如你比叶山公彦更完美的演绎了塔利斯曼那样】


#05谁也不知道你的脸


【但是,你应该能干的更漂亮一点吧,御堂君。 我一直在寻找, 我想知道一件事,为此我不择手段。你啊,读过山寺修司吗? 不妨去读一读他的戏曲《再见了电影》。他说大家都是某个人的代理人,而代理人又使用虚拟形象,让它们代理自己的交流。 熟知各个虚拟形象的个性并完美模仿,那么能扮演任何人的你的个性又是什么呢。我对此很感兴趣。所以我借给你人手,借给你力量。但是,我也差不多看腻了。这最后的一场戏,不考虑一下,不借助别人东西,用你自己的意志演完吗?能扮演任何人的你,说到底谁都不是。你最核心的个性,其实是虚无,是一个空壳,甚至都没有属于自己的脸,就因为是个无脸的怪物,所以才能带上所有的假面,仅此而已。差不多要分别了,御堂将刚。赐你一死的猎犬们已经上门。】


#06狂王子归来


【从受到羞辱的生命中解放出来,你觉得拉维尼亚她幸福吗?】


【再美的鲜花也难免枯萎凋零。这是富有生命的万物的宿命。所以不如在鲜花绽放前就停止她的时间,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也不足为奇。可如果你当她是你的   亲生女儿一般爱过她,你会为那孩子流泪到失明吗?】


#07紫蓝的花语


【良性压力缺乏性脑梗塞。当然,这不是公认的病名,大量被当成不明原因的心功能不全的患者,据说其症状都符合这种疾病。】


【一直以来,适当的压力被认为能激发免疫活力,有很好的效果。这就是所谓的人生的动力,也可以说是人生的价值所在。可随着psychopass诊断的普及,人们对压力的感觉被过于麻痹,甚至出现了无法感知刺激的患者。这样一来,就完全变成了行尸走肉。到了最后连自律神经都失去机能,无法维持生命体征。】


【事实上,虽然现在医疗体系这么发达,可从统计来看人的寿命反而有缩短的趋势,当然这个数据是不可能公之于众的。】


【之前提到的王陵璃华子的父亲,他正是一位良性压力缺乏性脑梗塞的患者。王陵牢一,他曾是名噪一时的画家,您知道他吗?】


【他是一个以少女的肉体为题材,描绘残酷而真实的噩梦的天才。而他本人却是个认真的道德家,不过作品风格与作者本人相距甚远也是常有的事。而对牢一来说,这背后有他坚守的理念,即正确认识自己内心的阴影和残暴性,人们就可以来培养制约它们的良知,理性和善良。他将自己的创作定义为带给人们这一启发。】


【可psychopass诊断的普及终结了他赋予自己的使命,人们不再需要自律,变得可以通过机器的测定维持心理健康。据说牢一他非常欢迎这项技术,不论用什么方法,他理想中那种人心安详的状态得以实现了。结果,他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使命,而他的人生也变得毫无意义。】


【我想他内心也有过斗争吧,牢一为了解除心理压力,立即接受了当时最先进的各种心理压力护理。他当时依赖护理到了沉溺其中的地步,他女儿璃华子是这么说的。而最终,他变成了连床都下不了的活死人。】


【对崇敬父亲的女儿来说,这是难以原谅的吧。可以说王陵牢一被杀死过两次。先被科学技术抹杀了才华,后被社会抹杀了灵魂。】


【谁知道呢?但愿她能够发现更多父亲所作所为的意义。】


 


#08 然后,沉默


【因为已经有两名学生连续死于同一凶手之手了。要是这样学园还不采取措施,监护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而且犯罪嫌疑人还是原教员藤间幸三郎,公安局的查案重点也集中到了这樱霜学园。】【为什么一直选同一所学校的学生为素材呢?】【虽然不符合这个时代的潮流,可也正因为这点而奇货可居。如果在这个时代,还想让女儿接受传统教育,也只能把她们送到这里来。】


【这是个有趣的见解,这里有你最初的动机吧。新作品完成后,这次你想要展示在什么地方?】


【是的,我总在找新的音乐人。找到有趣的新人真的很愉快。】


【为了以防万一,我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。王陵璃华子,你知道为什么你让我失望了吗?】【嗯,既然你没有自觉,那也就没有反省的余地了。看来不能期待你有进一步的成长了。真可惜啊,一开始我觉得你会是个更有前途的孩子。这应该是哥特的女王 塔摩拉的台词吧?】【我会夺走我可爱的儿子们的奖赏的,还是满足他们的情欲吧。】【来吧,狩猎开始了。清晨天色露白,原野清香四溢,森林绿意尚浓。在这里放出猎犬,让它们高声狂吠。一到夜晚,这里便聚集成千上万的妖魔,无数咝咝作声的蛇。还有无数的小鬼,和大量身体臃肿的青蛙,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。】【亲眼看到这个女人的眼泪,将成为你的荣耀。但是,需将心变成一块打火石,挡回滚落的泪珠。】【现在你的舌头要是还会说话,你去告诉人家谁奸污你的身体。要是你的断臂还会握笔。】【这个女人的一生,如同野兽一般缺乏他人的怜悯。现在她死了,才配得上一点对野鸟的那种同情。】


【是啊,不过我发现了更加有趣的玩具。希望你能帮我搜查一点信息,就是中午来学校的公安局的人,看样子是个执行官。叫做狡啮。】


【是啊,他的洞察力和观察力,非常有趣。】


【他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。】


#09乐园的果实


【是人类吧。】


【你克服了肉体的衰老,剩下就是心理的衰老了吗。】


【从风险中获得活力,这可是与死亡并存的危险带来的回报啊。】


【既然您这么说,接下来就为您准备一只特别优秀的猎物吧。公安局执行官,名字叫做。】


【当然,为什么要生擒?】


(泉老爷的话 个人觉得这句有必要留下)【你好像没有自觉,所以我给你提个醒。狡啮慎也,当你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,你看起来非常愉悦呢。】


 


#10玛土撒拉的游戏


【很棒呢,看来这会变成一场非常值得一看的游戏呢。】


【我感兴趣的是在这里发生的事件本身,以第三者的视点观战最好。】


【人在面对恐惧时,他的灵魂会受到考验。一个人到底在追求什么,应该成为什么。这时,他的本性便会一目了然。】


【不仅是对那个叫狡啮的男人,我对您也很有兴趣啊,泉 宫寺先生。面对不测和不利局面,你也将不得不面对真实的自我吧。这种风险和兴奋,也应该是你所追求的吧。】


【那么。狡啮慎也,你能理解这个问题的深意吗?】


 


#11圣者的晚餐


【很遗憾,时间到了。干扰电波发信器损毁了。很快公安局的大部队就要赶到了吧。】【泉宫寺先生?】【可接下来就没有游戏这么简单了。】【哼,正如您所言,我就在此见证你生命最后的光辉吧。】


【虽然我很想和你促膝长谈,不过看来你现在身体欠佳啊。下次再见吧。】


【啊,我见过你。你是公安局的常守朱监视官吧。】


【我叫槙岛圣护。】


【原来如此,听到姓氏就吃惊了。不愧是公安局啊。也就是说我已经被抓到一点尾巴了。】【有什么要说的就在这说了吧。我们都挺忙的不是吗?】


【为了给增援多创造一点时间,你也应该在这里和我多聊几句啊。】


【要是是个老道的刑警,一定会这么做的。】


【你说的多起刑事案件到底是哪些呢?御堂将刚?还是王陵璃华子?】


【我是这么想的,人只有在按自己的意志展开行动时才是有价值的。】


【所以我追问很多人隐藏在内心里的意志,一直观察他们的行为。】


【由操纵主宰者的西比拉系统决定吗?】


【解析声像扫描得出的生体力场,了解人的心理状态。科学的睿智终于揭开了灵魂的秘密,社会发生了巨变,可这个判断却没有人类的意志,你们到底是以什么为基准在辨别善恶?】


【我想看人类灵魂的光辉,想确认那才是真正可贵的东西。可现在那些不问自我意志,只按照西比拉的神谕过活的人,到底有没有价值呢?】


【机会难得,我也来问问你吧,问问你作为刑警的判断和行动。】


【我现在要把这个女人,船原雪,杀给你看。就在你的面前。】


【想要阻止的话,就放下那块不中用的废铁,用我刚刚扔给你的枪打。一扣扳机,子弹就会飞出来。】


【是因为我是良民吗?因为西比拉这么判断了?】


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从小就觉得很不可思议,我的psychopass从来都是纯白无暇,从来没有浑浊过。大概是这幅身体所有的生理反应,都肯定了我的存在吧。肯定了这是心智健全的人的行为。】


【你们无法测定我的罪孽,真能制裁我的,就只有愿意评自己的意志杀人的人。】


【不然我会被杀。死于你的杀意。如果那样,也算是个值得尊敬的结局。】


【怎么样?在食指上感到了生命的重量了吧。这是做西比拉的傀儡所绝对无法体验的,这就是决断与自我意志的分量。】


【笛卡尔说过,无法做出决断的人,不是欲望太大,就是悟性不足。】


【怎么了。不好好瞄准会打偏的。】


【来,抱着杀死我的心瞄准吧。】


【真遗憾,真是太遗憾了。常守朱监视官,你让我失望了。所以,我必须要给你一点惩罚。你就好好后悔于自己的无能,绝望吧。】


#12恶魔的十字路口 【未出场】


#13深渊的邀请     【未出场】


 


#14甜蜜的毒药


【在短时间内区域心理压力上升了这么多。】


【辛苦了。看来可行啊。计划没有变动。】


【傻瓜,人在杀人而已。真正严重的事情还没发生呢,现在才要开始啊。】


【呐,知道全部计划的只有你一个人。靠你了。】


【看来你们已经甩掉追踪了。】


【这些不过是我用来启蒙的道具,为了人能够活得更有人的样子,而不再像畜生那样虚度光阴。】


【被西比拉蛊惑的人们已经无法正确判断眼前的危机了。在这个意义上,你们也想那些可怜的羔羊一样愚蠢。】


【啊,真可悲啊。】


 


#15硫磺飘落的城镇


【静不下心来吗?】【你这种普通人的地方,我觉得很好。你我不过是非常普通的,本质上而言随处可见的人。我从未觉得自己贪婪过。理所当然的事情,理所当然地发生的世界。我只是喜欢那样的世界而已。】


【不寻常的城市吗。怎么说呢,这个城市就好像过去我读过的小说那样。】


【菲利普.K.迪克更贴切吧。】


【他笔下的世界不像乔治.奥威尔的那般充满支配,也不像吉布森的那般狂乱。】


【《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?》】


【不过内容差别很大,等你有空时不妨去对比一下。】


【买本纸质书吧,电子书太无趣了。】


【书不仅是用来阅读其上的文字的,也是调整自己感觉的工具。】


【当我不在状态时,会看不进书上的内容,那时我就会思考到底是什么在阻挠我的阅读。也有的书即便不在状态也能快速阅读,那时便会思考为什么会这样。这是精神上的调和,有点类似于调音。调和时重要的是触摸纸张的手感,和在翻书的瞬间刺激大脑的感觉。】


【你想太多了。时间差不多了。】


【虽然不怎么重要。你一个超级黑客喜欢吉布森,这也太完美了。】


 


【可你却没有回头。】


【对我而言,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,是非常迫切的问题。】


【破坏之后吗……若有进展自然是好,如果毫无进展也只能接受。】


【网上的信息操纵如何?】


 


【你果然是个天才。】


【或者说,他们宁愿承担高风险,也要死守这个秘密。】


【而你想确认的问题机构就在这里吧。】


【那么各位,我们来揭露一下,去看看传达伟大神谕的西比拉的真实秉性。】


 


 


#16审判之门


【哪个才是真正的目标呢?】【从导引地图上看底下只有四层。】


【怎么了。】【一定是狡啮慎也吧。我一点都不吃惊。】


【我们分头行动,我去上面,你去下面。】


【狡啮他一定会冲着我来,所以我负责引开他会更有效。


【崔求成,我期待你的成功。】


【看来,派对也进入尾声了。】


 


 


【受了伤还有这个身手,真有你的。】


【你是狡啮慎也。】


【正义虽常会引发争论,可其力量去十分明确。因此,人们无法赋予正义以力量。】


【我知道你会这么回答我的,是奥尔特加说的吧。】


【如果是你引用了帕斯卡,我一定也会用这句话回答的。】


【与你彻夜长谈想必会很愉快,可不巧我现在忙于做别的事。】


【这可不像是刑警说的话。】


【上次见你时,我本可以杀掉濒死的你,你就不感谢我放你一条生路吗。】


【你不想知道西比拉系统的真面目吗?】


【这个结果比我想的扫兴多了,就算如此,我还是小小地忘记了无聊。非常感谢。】


(被朱爷用头盔打晕)


  


 


#17铁石心肠


【你是公安局局长禾生女士吧。我们没有见过。】


【真是难以置信,你是藤间幸三郎吗?】


【我听说你落入公安局的手中,衷心觉得太过可惜。不过你的脸是整形?不对,体格上看也完全是另外一个人。】


【究竟是怎么回事?他是轰动一时的连环杀手,可现在却成了公安局的领导。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太大了。】


【你说“我们”?】


【真是笑话,不依赖于人类的自我,而是依靠机械运营的公平社会,正因为有这样的宣传口号,民众才接受了西比拉系统。可它的真实身份,却是人脑的集合体,是你们恣意的判断。】


【哦?】


【原来如此,所以你落入公安局之手后,没有被处刑而是失踪了。】


【是啊,确实不难想象。】


【也就是说,让我也成为西比拉系统的一员?】


【沦落为机器的组件可不是件小事。】


【听起来就像是巴尔尼巴比的医生一般。】


【斯威夫特的《格列佛游记》,第三卷中格列佛离开天空之城勒皮他,来到了巴尔尼巴比。巴尔尼巴比有一个医生,想到了让敌对中的政治家达成和解的方法。他做了一个手术,将两人的脑一分为二互换后再缝合起来。他觉得要是手术成功就能实现“适度和谐的思考”。 “对于自负于是为监视这个世界而生的人来说,这个方法再理想不过了。”斯威夫特这么写道。】


【不是我,是斯威夫特。】


 


【你以为我不知道身处何地就不会反抗么?你一点都没变,还是不够老道。刚才你说“到达厚生省之前”,不小心泄露了我们正在路上的信息。这里不是公安局内,所以我判断我能逃走。】


【简直和神明一般吗?说不定确实感觉不错,可不巧的是我不喜欢做判决者。因为站上了那个立场,就无法纯粹地享受游戏了。我啊,可是打心底里热爱人生这场游戏,所以不论如何都要做一个玩家玩到底。】


【就算得到了神的意志,你还是畏惧死亡吗?】


 


【深夜打扰了,这是狡啮慎也的电话没错吧?今天我知道了西比拉系统的真面目,那东西不具备让你拼命保护的价值。我就是想告诉你这点。那么,后会有期了。】


 


 


 


#18写在水中的约定  【未出场】


#19透明的影子


【【注意此处是狡自己脑内的想象】】


 


【与其说是系统,不如说是巨大的监狱。圆形监狱。全景监视设施最糟糕的发展形态,用最少的人监视最多的犯人。】


 


#20正义的所在


【因为如此令人震惊的技术,每天的餐桌才会如此丰盛。认识这一点的市民实在是太少了。】【令人叹息啊,竟然将实现当今日本粮食自给的功臣如此晾在一边。】


【我关注的,是仓稻魂防御病毒安保措施的漏洞。】


【再好的益生病毒,如果能通过序列发生器随意改变攻击对象,完全可能将其从害虫杀手调整成小麦杀手啊。】


【仓稻魂神便从带来丰收的五谷神,瞬间变身为带来死亡的恶魔了。】


【另外管理病毒调整,配给的管理中心,直接借用了封闭的旧制大学的研究所,这是声像扫描的安保系统投入使用前的设施,保安放到对策最多不过是密码或体征认证。这些只要有过去负责人的你在便能轻松突破,管卷教授。】


 


【【注意此处是朱爷自己脑内的想象】】


 


【我是这么想的,人只有在按自己的意志展开行动时才是最有价值的。所以我追问很多人隐藏在内心里的意志,一直观察他们的行为。】


【话说回来,犯罪是以什么为标准定义的?是由你手上的那支枪,由操纵主宰者的西比拉系统决定吗?】


【解析声像扫描得出的生体力场,了解人的心理状态。科学的睿智终于揭开了灵魂的秘密,社会发生了巨变,可这个判断却没有人类的意志,你们到底是以什么为基准在辨别善恶?】


【我想看人类灵魂的光辉,想确认那才是真正可贵的东西。可现在那些不问自我意志,只按照西比拉的神谕过活的人,到底有没有价值呢?】


 


【好了,开始吧。】


 


#21血的奖赏


【耶稣又设了个比喻对他们说,天国好像人撒好种在田里,及至人睡觉的时候,有,仇敌来,将稗子撒在麦子里就走了。】


 


【我会做这么无聊的事吗?】


 


【你终于抛弃了虚伪的正义,得到了真正的杀意吗?你果然是如我所期待的男人。】【事到如今别说扫兴话啊。】


【这话有意思,孤独?这是仅限于我的问题吗?这个社会中谁不是孤独的?将与他人的牵绊作为自我立足之本的时代,早已结束。在这人人被系统监视,按照系统规范过活的世界,根本不需要人与人的联系。大家都被饲养在小小的单人间中,习惯于这种安心感。】


 


 


#22完美的世界


【你也是如此吧,狡啮慎也。谁都不承认你的正义,不理解你的愤怒,所以你抛弃信赖与友情,甚至不惜舍弃你唯一的栖身之所,一路追到这里。这样的你还要嘲笑我的孤独吗?】【可我反倒是要夸奖你,我夸奖不畏孤独的人,夸奖将孤独作为武器的你。】


 


【你没什么进步啊,狡啮。】


 


【适可而止吧,希望你不要再侮辱我们了。】


【原来如此。你…】


 


【谁都是孤独的,谁都是空虚的,谁都不再需要他人。】


【不论什么才能都能找到替补,不论什么人际关系都能替换。】


【我对这样的世界已经厌恶了。】


【可到底是为什么呢?被除了你之外的人杀死的情景,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。】


【呐,你怎么样?狡啮。】


【你今后还会找到我的替身吗?】


 


 


 


【两人大概是在初见之前就已注定了这段宿命。他们并非意见不合,也并不是不能互相理解,他们比任何人都更深入的理解对方,全心注视着对方一人。】


 


 


【系统 正义的锁链不会中断 SlByL still continues 】


 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剧终】END


 

评论

热度(89)

  1. 病友谬Makkishima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井水Makkishima 转载了此文字